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荷彩韵 (书法学习)

红荷婷立百媚生,清香淡雅自从容。柔情尽现迷人眼,彩韵绽放笑碧空!

 
 
 

日志

 
 
关于我

我从远方走来 带着泥土的芳香 伴着红烛的事业 追求着初恋的梦想 让天地作证 让日月考量 二十年的诲海泛舟 践行着人生的理想

网易考拉推荐

2017年04月05日  

2017-04-05 16:0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怀写我诗书画

——聂成文先生的艺术世界

   继去年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八开豪华精装本的《聂成文书法集》后,今年聂成文先生又出版了同样规模质量更佳的《聂成文书画集》,集中共收其2000年下半年以来创作的书法新作37件、收入多年来创作的水墨画精品40件,书画合璧,装帧精美,版式设计高雅大气,印刷清晰度极高,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高品质作品集。拜阅之后便萌生想说点儿什么和写点什么的感想,于是就动意写下了这篇文字。聂成文先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辽宁省文联副主席、辽宁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当代著名书法家。其实,聂先生从艺习书晚于学画,后以攻书为主,国画创作亦未曾稍懈,同时又谙格律,工于诗文。因其书名远播,遂使画名诗名为其所掩。先生之艺,在余看来,书居第一,诗居第二,画居第三。

   先生之书,于各体皆下过苦功,然以草书,尤其是狂草成就最高,行书、楷书亦成就不凡。先生之草书既有承续又有创新,堪称自成一家。如果说书法是艺中之艺,那么,草书就是书中之书,其笔墨技法要求之精,气韵神采要求之高,绝非其他书体可比拟,故古今为书擅草者甚稀。究今草、狂草一脉,两千年间,成就显赫者仅张芝、羲献、旭素、黄山谷、陈道复、董玄宰、张瑞图、黄道周、徐渭、傅山、王铎等不过几十人,清代以来,草书式微,竟令吴缶老扼腕而叹:“今人谁解为草书?”近世以来,在今草和狂草上有建树者仅于右任、林散之、毛泽东几人而已,当代健在的书家中更凤毛麟角。聂成文之草有张伯英、羲献之灵动利落,有张旭之枯涩蕴藉,有怀素之流畅自然,有黄山谷雄健豪迈,又复有徐渭、傅山、王觉斯之野逸霸悍。善变善化,善取善舍,善兼善融,尤其用笔用锋丰富多变,用墨用水大胆恣肆,用心用情忘我放逸,乱石铺街,满纸云烟,大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妙。其用笔可谓八面出锋,而且中锋、侧锋、偏锋、散锋、破锋、绞锋多锋并用,散锋、破锋大胆使用,但散而不乱,破而不散,根根墨线依然劲挺,这是前人未涉及的领域,这是开先河的。这一点在他的狂草作品,尤其是大幅狂草作品中常有体现。其用笔执管略高且灵活,有时为于创作,两三枝笔捏在一起写,笔道更加多变。其用墨极大胆,有时用墨汁、有时研墨,不拘囿一格,且墨中兑水较多,有时在挥写之间还常常将笔尖插入笔洗蘸水调适。因此,墨分五彩,浓、淡、干,湿、枯纷呈笔下,加之,走笔迅疾崩落的墨点、墨线现于纸上,更增加了浑茫,是书乎?画乎?泾渭难分,浑沌境也。许多草书作品墨色对比强烈,皆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撼人心魄。像浓云密布的天空中响过一声霹雳,闪过一道弧光或穿过一束阳光,打破死寂,鲜活生命。其结字无论楷书、行书、草书多将字形压扁,增其敦厚,又多呈左低右高之势,扁而不堆不颓,向上举力较强,偶尔掺入几个长字或长笔画,加上字大小相差悬殊,参差错落,调和其中,意趣横生。其章法横行竖行界限不很明显,然笔道走势清晰,顺着气脉读来,不散不乱,且多数作品构图较满,一如李可染先生之画,密不透风,又黑中透亮。这一点恐怕也非一般人所能梦见。《聂成文书画集》还收入了2件小楷、1件大楷、3件中楷、5件行楷,正如先生在《自序》中所说,在攻草的同时,亦“着力攻楷书,亦碑亦帖,或锺或王,参以行意,融入草法,洒洒落落,从容为之”,见功见性,除所临魏碑大字楷书属壮美一路“刚可镇海”外,其它作品(包括一些行书作品和草书作品)渊雅至极,由这些作品我们可以看到先生书法创作的另一面,可见先生作品面貌之丰富,有此根基才有放的资本,才有那放笔直书的狂草,信然!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余以为聂书亦有值得商榷之处,即个别大草作品火气较大,当然,先生对自己的创作时时作思考分析,不断调整自己,放放收收,收收放放从未停止,最近出版的《聂成文书画集》中收入的书法作品较去年出版的《聂成文书法集》中收入的作品温润了许多。

   聂先生之诗,应属豪放派一路。聂先生家中藏书甚丰,遇有好书,不惜重金求购,且好读书,亦求甚解,四书五经烂熟于胸,唐诗宋词浸淫亦深,打下深厚的国学根柢。为书作画之余,常写诗填词为文以自娱。其诗作音调律谐,平仄无违,起承转合化用自如,构思巧,立意奇,语言平实清新,其七言绝句及古风和楹语最为擅长,大多作品气势豪迈,一泻汪洋。王国维《人间词话》中云,“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又云,“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聂先生之诗常常触景生情,叙事咏物,遣兴咏志,多写心中之境,积数年之功,已得诗词楹语几百件之多。余以为聂先生之诗言浅意深,当入高格。先生虽未将其结集出版,然从《聂成文书法集》和《聂成文书画集》收入的近30首(副)自作诗联即可窥其一斑。构思巧,立意奇者如《看云偶得》“涌作高山漫作川,神奇变幻九霄间。自家乐趣自家找,谁与白云能比肩”,由眼前景致联想到自我,抒发内心的情志。《题画<一山烟雨>》,“一半清晰一半昏,颠狂何用酒沾唇。明白本是人间事,写到糊涂方入神“。由一己之身想到世事,又由世事反观艺事,得出艺理之真谛。又如其《题画<双飞>》,“寥寥数叶,自有风神。虽是柔草,可拂世尘”。通过对笔底寥寥数叶兰花的描写,进而咏赞其虽是柔弱之身但文心蕙质,可帮世人超凡脱俗,短短十六言,天地大文章。其语言平实者如七绝《风雪行》,“偏向风中顶雪行,双轮疾踏汗如蒸。壮年自有壮年趣,依旧冰寒铁弟兄。”《自遣》,“楼庭寂寂晚风轻,午夜家人睡正浓。我自赤膊挥劲笔,淋漓写退一天星”。语言平白如话,聊聊几语,物境、心境全出。在丹东五龙背举办省书法临帖班,即兴所作对联,“五龙并驾,一艺孤行”,大气磅礴,又体现出高扬书艺大事之雄心壮志。其豪迈者如《自遣》,“狂歌大笑走如飞,雨雪风中来去回。半百年谁有我健,柔毫万丈写朝晖。”又如《秋游千山》,“满目红枫秋正酣,峰峦一派好容颜。披霞漫入云深处,我不是仙谁是仙?”仙风道骨自在身,潇潇洒洒,自信自得,读诗想见其为人,李太白、苏东坡恐怕也会欣然引为知己矣。《草书歌》,“八尺长桌十米窗,高阳静洒砚池旁。兴来情怀不可遏,淋漓大笔墨溅淌。颠张醉素何足数,不如吾曹气开张。沧海鼓荡雷电激,大河呛哮震八荒。刷刷点点不停手,抹抹涂涂意鹰扬。管尔法度为何物,我自写我肝与肠。一顿狂扫千万字,神飞直令鬼神丧。从古都道酒壮胆,我却无酒更颠狂。书法本意在宣泄,何必扭捏装势腔,使我不得胸胆张!”这首古风长诗,乃先生得意之作,也是最能反映先生为诗为书为人的代表作,非仅在当代书画家诗作中,即使在诗词界亦堪称难得一见的精品,此诗堪比传为李白的《草书上人歌》、杜甫的《饮中八仙歌》,又可比怀素上人之《自叙文》,非有第一等胸襟与胆魄气度岂能有如此之撼天动地之诗?也许有人会说聂先生之诗稍显直白而乏蕴藉,唐之元、白何尝不如是,明之唐伯虎、清之扬州八怪,当代之齐白石、毛泽东、启元白写诗作词何尝不如是?故余深喜聂先生之诗,翘首以待先生诗作尽早结集出版,好与同好者共赏。

   先生之画,多为水墨大写意,梅兰竹菊是笔下常见题材,偶作山水,无论是小品还是巨幅,笔墨氤氲,构图奇,神韵足。《聂成文书画集》中精选出的40件画作即是明证。先生立足于中国传统文人的笔墨精神,不简单状物象形,而是意匠独运,抒发作者主观情怀境界,写我心中之花草、山川、树石,并赋予这些物象以人的精神品质。如《心语》,写出兰的清幽高雅,《玉洁冰清》、《凌寒》、《晴雪》等通过枝干屈曲嶙峋,表现出梅花不畏风霜严寒傲岸向上的进取精神,附之以题画诗文,益显示作者之喻意。先生之画又极简,无论是画梅、画兰、画竹、画菊,寥寥几笔,形神境界,跃然纸上,加之笔墨浑茫浸润,虽不着色,却能让人看出色彩之存在,黑、白、灰,甚至能现出赭石的颜色来,各种色里又因浓淡干湿不同,而使层次更加丰富,色彩亦显多样,达到了“以少少许胜多多许”的效果。先生之画又非常注重创新,他借鉴八大山人,借鉴扬州八怪,借鉴现当代一些大师之作,但又不落明显迹痕。特别在用水上应该说聂先生较前人是有突破的。黄宾虹在画语录中曾云,“夫善画者,筑基于笔,建勋于墨,而能使笔墨变化于无穷者在蘸水耳”。聂先生很少用焦墨,笔头蘸水较多,变化又大,用墨十分慎重,甚至惜墨如金,使画面更增一分静雅与清幽。《晨曦》、《墨雨》、《团风》等画作均可见其用水用墨之妙。《华山印象》、《雄也西岳》和《大风起兮》,技法上以虚记实,反虚入浑,分别写夜入华山和风中观丹东五龙背风景区印象,用水用墨极其讲究,见山见云,又不见真山真水,如诗如梦,奇境别开。先生之画,最主要的特点还在于“以气胜”,正如大涤子石涛和尚所说“为书作画无论老手后学,先以气胜,得之者精神灿然于纸上”,先生之画无论是满构图,还是大片留白,元气淋漓,真气充盈。见其静雅小品,就如同看见先生清茗一碗,一管在手,轻盈挥运之悠闲;见其大幅巨制,就如同看见先生解衣般礴,旁若无人,化机在手,不为成规所拘,游于法度之外之忘我。加之画面上题字,或多或少,用墨用笔章法布白亦是浓浓淡淡,洒洒落落,书画相映成趣,相融相谐。盛名不可浪得,无庸讳言,先生之画非有十足的笔墨功夫是难以办到的,这与先生书法功力极深密不可分。蒋兆和曾有言,“画中国画,要写字,一定要写,不然不理解国画笔墨”,聂先生深识个中三昧,亦深有所得。但最终还是要归于先生的胆气,有此胆气,才有此放逸之大写意画作。化用启元白先生韵语以状聂氏作画似觉颇为恰切,“胆有八大大,气有八大霸,八大再来时,请他一起画”。 ①然若论其画之弊,余以为先生有些画作,特别是大幅巨制,在追求大气势大效果的同时,应再于细微处留意一些,以求更精更准,先生之画定会更精彩。

   先生其书其诗其画,其实一如其人。其生于辽阳,古时称辽东,应属十足的北地,这片辽远苍莽的土地给了他强健的体魄,也给了他质朴、率真的性格,给了他侠肠义胆,加之其“驽马十驾,功在不舍”的寂寞追求,壮了他的胆气,有了胆气才使之敢于“放怀写我诗书画”,敢于睥睨天地,驰骋古今。胆是因,放是果,一个“胆”字,一个“放”字庶几可论其诗书画矣。

    注:此诗化用启功《临八大山人画自题》“胆无八大大,气无八大霸。八大再来时,还请八大画。八大未来时,此画先作罢。试读《人觉经》,我话非废话。”

 

                  03年10月14日,起草于梅鹤庐,

                  完稿于大连——通辽4227次列车上

纵横诗笔见高情

                        ——感受聂成文先生之诗

                                                  

    聂成文先生是当代著名书法家,同时也是文才颇高的诗人。为书作画之余,常写诗撰联以自娱,并用之作为书法创作的书写内容和题画。其诗作音调律谐,讲究平仄,起承转合化用自如,构思巧,立意奇,语言平实清新,尤其擅长七言绝句、古风和楹联创作,大多作品气势豪迈,一泻汪洋。积数年之功,已得诗词楹语几百件之多。最近,《聂成文诗集》由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共收入聂成文先生诗作200余首、楹联27副,这些作品是从先生多年创作的诗联中精选出来的。先生之诗,应属豪放派一路。余以为聂先生之诗言浅意深,当入高格。从先生新出版的诗集中收入的这些诗联即可窥其一斑。

   一、重写真更重写心

   王国维《人间词话》中云,"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名得意句。"又云,"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聂先生之诗常常触景生情,叙事咏物,遣兴咏志,多写心中之境。先生的诗绝少应景之作,多是真情流露的结果。正如先生所说,他的诗都是有感而发写出来的,来了灵感就写,有时一写就是几首;没了灵感绝不勉强自己,矫情造作。如《看云偶得》"涌作高山漫作川,神奇变幻九霄间。自家乐趣自家找,谁与白云能比肩",眼前景致变幻万千,激发了诗人的灵感,由云的变化联想到自我,抒发内心的情志。如其《题画兰》,"寥寥数叶,自有风神。虽是柔草,可拂世尘"。通过对笔底寥寥数叶兰花的描写,进而咏赞其虽是柔弱之身但兰心蕙质,可帮世人超凡脱俗,短短十六言,天地大文章。南朝刘勰《文心雕龙》有言,“繁采寡情,味之必厌”,聂先生不单单写眼前之状,更融入自己的真情,触景生情,借景抒怀,情景交融,诗作自然意味深长。

   二、重推敲更重天成

   聂成文先生的诗重推敲,但他锤炼语言是为了使其更加平实,更加通达晓畅,自然天成,看似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朴实话语,让人看得懂,读得顺,记得住,用得上。如《习书有感》,"半是清晰半是昏,颠狂何用酒沾唇。明白本是人间事,写到糊涂方入神"。由一己之身想到世事,又由世事反观艺事,得出艺理之真谛。启人心智,发人心思。七绝《风雪行》,"偏向风中顶雪行,双轮疾踏汗如蒸。壮年自有壮年趣,依旧冰寒铁弟兄。"“顶”字、“疾”字用得尤妙,可见炼字之功力,又能做到起承转合浑然一体。《习书偶感》,"楼庭寂寂晚风轻,午夜家人睡正浓。我自赤膊挥劲笔,淋漓写退一天星"。语言平白如话,聊聊几语,娓娓道来,物境、心境全出。

   三、重韵味更重气势

   聂先生的诗还注重韵味,在韵味和气势两者之间,他又偏重于气势,如《秋游千山》,"满目红枫秋正酣,峰峦一派好容颜。披霞漫入云深处,我不是仙谁是仙?"写景叙事,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天人合一,把融于大自然的怡然自乐描绘得入玄入妙,韵味十足。读诗想见其为人之潇洒俊逸,李太白、苏东坡恐怕也会欣然引为知己。其气势豪迈者如《放怀》,“狂歌大笑走如飞,雨雪风中来去回。半百年谁有我健,柔毫万丈写朝晖。”确实有一种“蓄积已久,势不能遏”(明李贽语)的感觉,波澜陡转,嘎然而止。在丹东五龙背景区举办省书法临帖班,即兴所作对联,"五龙并驾,一艺孤行",聊聊八言,内涵丰富,大气磅礴,又体现出高扬书艺大业之雄心壮志。他1998年创作的古风《草书歌》应该说是他的代表作,全诗如下:

   八尺长桌十米窗,高阳静洒砚池旁。兴来情怀不可遏,淋漓大笔墨溅淌。颠张醉素何足数,不如吾曹气开张。沧海鼓荡雷电激,大河呛哮震八荒。刷刷点点不停手,抹抹涂涂意鹰扬。管尔法度为何物,我自写我肝与肠。一顿狂扫千万字,神飞直令鬼神丧。从古都道酒壮胆,我却无酒更颠狂。书法本意在宣泄,何必扭捏装势腔,使我不得胸胆张!

   这首古风长诗,起势平稳,走势豪宕,收势放旷,乃聂先生得意之作,最能反映先生为诗为书为人的气度风范,非仅在当代书画家诗作中,即使在诗词界亦堪称难得一见的精品,此诗差拟传为李白的《草书上人歌》。非有对书法艺术高深的造诣和理解,非有对诗歌语言的非凡驾驭能力,非有宽广的胸襟与胆魄气度岂能创作出如此大气磅礴之作?

   总之,聂成文先生的诗同他的书法一样重在写心写性,自然天成,气势豪迈,且言浅意深,直追唐之元、白,明之唐伯虎、清之扬州八怪,当代之齐白石、启元白等形成了强烈的个性风格。余深喜聂先生之诗,对先生诗作和楹联的结集出版欢欣鼓舞,愿与同好者共赏之。

  

   

                    卓立群伦  书坛杰贤

                      ——记当代书法名家伦杰贤

                                          

   莫道庖丁手段高,老伦捉笔似操刀。见功见性“王孙”叹,雄秀天成古韵标。

   注:王孙,指二王、孙过庭。

   ——《论伦杰贤书法》

   伦杰贤先生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全国骤然兴起的书法热中涌现出的一员骁将,他以一手地道的行草书驰骋在当代书坛上,他成为小行草书风的代表性书家、当代书法名家中的实力派书家。因此,我将其姓名嵌入其中,拟了“卓立群伦,书坛杰贤”这样一个题目。

   伦杰贤,大连金州人,1950年生于大连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行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多次担任全国展、中青展和其他重要展事评委。伦先生身材高大魁梧,标准的东北大汉,嘴角、眼角常挂着笑意,一脸慈祥和善,只有躲在镜片后的那双善于捕捉美的眼睛透露出的睿智异于常人。伦先生从不骄矜张扬,总是那样谦和平易,记得在一次省内书法展开幕式来宾签名时,伦先生在别人的大名左下角只落了两个小字“杰贤”,仿佛别人大名之款,足见其虚怀与幽默。在辽宁书界年龄小者都亲切地叫他“伦老师”,年龄相仿者都叫他“老伦”,他也常以“老伦”自称,那个颇有情趣的“老伦手段”印语便是见证。

   著名作家柳青曾说:“人的一生关键只有几步”,伦先生在关键的时候把握住了自己的命运。那就是在他下乡回城后的七十年代(中国书法热刚刚兴起),能把握机遇,毅然丢掉在一家工艺厂“铁饭碗”的工作,为了痴爱的书画事业,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辞职在家,钻研艺事。耐住了生活的清苦,艺术取得了显赫的成绩,在八十年代几次全国性书展上获了奖,而且在首届电视书法大赛和兰亭书法大赛、全国第四届书法展上均荣获一等奖,奠定了他在当代书坛的地位。可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因为他艺术上取得的成就,1991年他被调入大连书画院,作了专职画师,工作和爱好终于粘合在一起,为伦先生施展才艺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谈到二十余年来书坛流行书风,不激不厉的小行草书风恐怕是不能回避的,同时谁也不会否认伦杰贤是这股书风的领军人物。因为伦杰贤着实在孙过庭《书谱》、二王法书、智永、怀素小草《千字文》等小字行草书上下了一番苦功,“察之者贵精,拟之者贵似”,先生达到了形神毕肖的程度。“要把东西写地道了”,这是伦先生的口头禅,以此安身立命,卓然成家,他也经常以此劝勉别人。加上整体把握得到位,所以先生笔底的小行草“致广大而尽精微”,如山间流泻的清泉,汩汩而出,泠泠作响,扣人心弦,沁人心脾。当时乃至时下书坛恐怕难找出第二人能把《书谱》等历史上著名“二王”一路行草法帖写到伦先生精到的程度。又因为他拿作品示人、参展也多是这类作品,一时仿效者甚众,江南江北猛刮了一阵不激不厉的小行草书风,至今仍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受益者和追随者大有人在。无异伦杰贤是掀起这股风的重要人物,这也是伦先生推动当代书法向前发展做出的贡献。

周俊杰先生曾提出“书法新古典主义”这一重要的书法美学观点,并在《周俊杰书法理论要点》一文中说“书法作为一种既复兴古典、崇尚创新、弘扬主体精神,又关注现代的创作流派,在近年得到了书法界最广泛的认同,已成为当代书坛的主流,它将代表着中国书法发展的主要方向”,这无疑是对这一美学观点的诠释。叫不叫什么主义并不重要,但周先生这个释义我是十分认同的。用这一观点权衡伦杰贤先生的书法创作,似乎再恰当不过了,然而,伦先生的书法实践在先。先生沉潜传统,用笔、用墨、结字、章法及中国传统的哲学精神等等,来龙去脉了如指掌,是传统的菁华建构了他书法的形质。同时,他又能不翻版古人,而是善取善舍,熔冶古今,强化自我,推陈出新,呈现出个人的独特风貌,做到了“溯古哲之精神,抒一己之怀抱”(黄宾虹论艺语)。他对“二王”一路帖学的精研和对汉隶、魏碑的借鉴吸纳,在这一点上,我以为伦先生是做得最到位的,使得笔道更加内蕴丰富,奇肆多变。而且,伦先生的作品风格具有一定的稳定性,体现了渐变渐进的特性,这是一个十分值得借鉴的成功之途。他是在不断地充实自己、修正自己、完善自己,他的作品一看便知是伦杰贤的,而且耐推敲、耐寻味,残次品极少,不像某些书家缺乏定力,左右摇摆,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出路。伦先生尤其在结字上成就最大,与古人求大同存大异,于今人亦拉开了距离,可以说是字字险峻,笔笔诡异,起行转折,粗细纤壮,无一点一画平板呆滞,既出人意料又合乎法度。可以说,能将矛盾冲突造得这么大,最终又能处理得圆融和谐,没有极强的造型能力是绝对办不到的。在这一点上,伦杰贤较先贤向前迈进了一步,这又是伦先生对书法史的一个贡献。

   一个东北大汉写出如此俊秀爽利的字十分令人惊诧,正如聂成文先生在《伦杰贤印象》一文所说,“有的南方朋友很纳闷,像杰贤这样地道的东北人为何能写出这样好的王字?写得这么美、这么雅致,我笑着说:‘杰贤心很俊’。”的确,伦先生“心很俊”。先生除了“心很俊”外,艺术修养的全面是重要因素。伦先生为书之余还从事篆刻、国画、油画、水粉画等创作。篆刻多次参加全国重大展览,前不久刚刚结束的“当代篆刻艺术大展”还特邀先生作品参展。他的印秦汉味道浓厚,浑茫而清峻,古拙而灵异,他的常用印很多都是自制的,如“金州伦氏”、“杰贤私印”等。我还聆听过伦先生点评辽宁一印坛名家作品,逐方评点,并提出修改意见,还用细碎小纸片摆布于印文之上切割蔽障,现出改后效果,点石成金,令人叹服。他的国画作品文人画味道浓烈,水墨精神尽显其中。油画、水粉、水彩画也非同凡响。友朋交流赏玩,还有流传于东瀛,受到行家里手的佳评。多方面的艺术修养涵养了他的书艺,使其书艺多了些含量,多了些耐人品味和解读的密码。

   近些年来,书法界一直在探讨怎么成为书法名家,成为书法高手,还有人研究为什么有人越写越差。石开先生针对性这个问题有一段发言,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依我看,当今书家著名的大约在百名左右,恕我直言,其中一半在著名以前就没有写好,这部分我们不去提它;另一半是有实力的书家,但好象都在不同程度地走下坡,能不断进步,越写越好的大约仅占其十分之一。”从伦先生头顶的几顶桂冠(头衔)来说,他已跻身于当代著名书法家之列,他能够忝列其中,是用作品说话的结果。他是凭高格调、高品位,见功见性、雄秀天成的书法作品在重大展赛上折桂夺魁而赢得的,所以拿石开先生的观点来作参照,伦先生应当是著名书家中“有实力的书家”。伦先生的作品今昔对比,无论是用笔的丰富上(原来主要是“二王”、孙过庭,现在吸纳了宋人和明清一些大家的用笔)、结字的姿态上(更多了欹侧呼应、潇散开张)、章法的构成上(尺幅的变化、用印的考究,借鉴书家、鉴赏家题跋的随意布势)、形式的创意上(用纸的多变、特小幅的装帧等等)都较原来有所突破,有所进步,明眼人一看便知。因此,我以为伦先生是越写越好,应该是著名实力派书家“十分之一”中的一员,至少是“能捏住脚尖站稳就是小胜”(石开语)的书家。

                                          2007年6月24日于放斋

 

               心存远想 渐入佳境         —                   ——读《中国篆刻百家·朱成国卷》

   蒙成国先生厚爱,近日寄来了黑龙江美术出版社新近出版的《中国篆刻百家·朱成国卷》,嘱余谈谈感想。其实,对于篆刻我虽算不上是个十足的外行,但要我对朱先生这样的篆刻名家写点文字也真有些怯手,因为成国先生是辽宁印社盟主、书协的副主席,早已蜚声海内外。然而,书法是篆刻的“至亲”,朱先生又是我的“乡亲”(祖籍也在铁岭),所以,不揣己陋,说点儿心里话。

   辽宁印坛同书坛一样,一直注重根植传统,稳中求变,追求高格调、高品位,主要以走平整一路为主。虽然近年来辽西一些年轻作者在大胆创新上做了很多尝试,但辽宁印人对时风表现出的态度还是颇为冷调,一直坚守自己的领地,循序渐进。因此象朱成国、王丹、甘海民、冷旭、张弓者等中坚力量,以及张鹏、梁宏伟、阎峻、刘鹏等新生力量并没有因为固守自己的阵地而被印坛冷落,反而越来越显示出强大的后劲。这其间的功劳除书协的宏观指导得力外,与以朱成国先生为首的印社领军人物的正确导引分不开的。多次篆刻研讨班、每年几次的评稿会、观摩会和办展、出作品集等等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导向作用。“心存远想,渐入佳境”是辽宁许多印人的夙愿,同时,毫无疑义,朱成国也是捍卫这面旗帜的忠实实践者。

  《中国篆刻百家·朱成国卷》是朱成国继1990年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朱成国篆刻选》后出的第二本篆刻作品集,这本集子采取24开竖长本线装,古色古香,装帧精美,与朱成国的印作相互辉映,颇为合谐。集子中共收朱先生近十余年来所治印作79方,边款54件,前边还刊有作者的“艺术年表”。集子中古玺、封泥、将军章、古陶文、肖形等风格不同的印作均有选入,边款中真、草、隶、篆、肖形、图案俱现,正如朱先生自己所说,“这是我十多年印作中选出来的,算是一个小结吧。我的作品基本上属于规矩一路的。”这些印作,包括边款确实很“规矩”,很“传统”,但也很有份量,很耐咀嚼。我喜欢这些古意盎然,气息雅致,雄秀天成的朱白印记。面对这些印记,对朱先生“望闻问切”,我以为朱成国的成功至少应该得益于以下三个方面的实践:

  一、以博养专,印内求印。朱成国曾说,“周秦古玺,汉晋印章,为印学渊薮,至今仍为印学宗祖。然时代在变,今之人文环境与往昔不可同日而语。因之,时下印家需别具情怀,在不失古雅的前提下,要融以新的理念方不负我们这个时代,唯此,要广纳博收,把一切能汲取利用的资材都融入到方寸中来。既遵从法则,又不囿成见,加以师心自远,自能渐入佳境”。朱成国是比较恪守“印当以秦汉为宗”的常规的。习书治印30余年来,把主要精力都投放在周秦古玺和汉印上,同时对明清流派印也给予了较多关注。近年来,又把目光伸向古陶文寻找“破茧”的突破点,寻找雅拙自然的韵味,以期尽快形成自己的个性语言。先生临印何止千方、万方,他用生命、用刀笔与金石对话,向前贤讨教,印中求印,体悟篆法之美、章法之美、刀法之美,体尚方圆兼济,刀尚冲切披并用,味尚生拙趣互见。如朱文印“关外”、“蜀文”、“尹季”,白文印“墨丁斋”、“王宝国”均为汉印中掺入古陶文、金文意者,结字之奇,用刀之准,气象之宏,堪为妙品,一如出土之古印,古拙浑朴,别开生面,成自家之法。“刘大为”、“赵丽”、“那”、“龙”、“王颐”、“弘毅”、“王德基”等印古玺、汉印味十足,构思之巧,用刀之活,线条之沉静,包括边栏处理之妙,虽风格与前边列举的几印差异较大,但神理一贯,自有夺人之处,不失为精品。由博到约到专,不似几年前刻意复古,又求形式多变,如今已心地澄明,目标清朗,成“透网之鳞”矣。

  二、以笔养刀,书内求印。赵扌为   叔曾有言,“古印有笔尤有墨,今人但有刀与石”,此语说明书法之于篆刻的重要性,亦直指许多印人不重“笔墨”,只重“刀石”的偏颇、孱弱。朱成国可谓书印兼修,以笔养刀,书中求印。早在70年代初,朱成国既师从省内著名书法家霍安荣先生习书,由颜楷入手,上溯秦汉,主攻篆隶,诸如钟鼎大器铭文、西汉碑碣均倾心揣摩,下力甚勤。篆隶作品苍劲不失古朴,谨严不失放旷;行草书亦风神俱见,颇有唐风。书法作品也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展事,受到专家首肯,也得到业内人士的称道。无论何种书作,朱成国用笔如用刀,亦如印印泥,金石味自在。在笔中求刀味,于刀中见笔痕,印中显现出明显的笔情墨趣。如其“关外”、“用拙”、“蜀文”、“十驾”、“强公”、“弘毅”等印文和多种书作俱全的边款用字,线条的含蓄蕴藉,结字的欹侧开合,墨色的浓淡干枯,章法之浑然敛气,尽现其中,一方印一个边款就是一件斗方、一幅中堂、一页手札……见功见性,耐人玩味。如果没有书法的深厚底蕴是难臻此境的。书存金石气,印有翰墨香,书印互为表里,相互滋养,渐近大匠之门不远矣。

   三、以道养艺,心内求印。朱明先生在《郭子绪的书画禅意》中有这样一句话——“书画之道向来在吾人隐逸学士的眼里是明心见性以器明道的修心之术。”篆刻更是寂寞之道,达其奥旨,更应“修心”,向心问道,以道养艺。朱成国在“蒙养”一印的边款中刊有“学非蒙养不灵”之语,在《治印随想》中还有这样两段文字:“雕虫篆刻,不可以小道视之,不是博学有道之人,亦难臻妙境。”“‘能事不受相促迫’、‘息心静气乃得浑厚’,老杜、悲庵之言,真乃艺术之至言也,心浮气躁,率尔操觚,能有佳构,吾不信也”。朱成国深谙此道,注意多方面的修养,充实自己,攻文字学,《说文解字》、《印典》之类烂熟于心,能够驾轻就熟地书写古文字,并能认真研读古来印风、印史、印学等论著,还能掌握与治印相关的边缘科目,如书画、文博、史学、美学、哲学等,善于以外养内,印外求印。他的印文用字之考究,内容之清雅可窥见其艺术修养之一斑。朱先生还能不断反省自己,修炼人格,达观待人处事,辩证体悟艺术,校正艺术之舟前行的航标。

   朱成国先生心存远想,厚积薄发,不跟时风,不与人较一时之高下,凭着自己的定力与功力,学养与修养,在当今印坛上已奠定了自己的地位,广博深厚的积累已开始释放,古雅雄秀的印风已初步形成,特别是在古陶文印上的探索已渐趋成熟,也将为印学发展辟一新径。当然,他也不是所有的印作都尽如人意,见仁见智,自有评说,就如集子中收入的“天怀”、“吉金”、“五之堂”等印,在我看来边栏虽佳,但印文用字线条质感尚欠推敲,神气不够完足,或许是因为成国先生追求古陶文用字的散淡随意有关,若能在散淡随意中增加些沉着痛快,一定会另有一番气象,另外,先生若能再“明其全,攻其一”(韩天衡语),走终南捷径,必将更有大成。捧读《中国篆刻百家·朱成国卷》,掩卷瞑思,仿佛古琴之声回荡耳畔,我心亦渐入佳境耳……

                (发表于2003年《中国书画报》第20期、《书法赏评》第2期)

    

            楚风我神 古厚放特

                       ——试论高庆春的书法篆刻艺术

          

    如何在书法艺术的坐标系上找到自己的位置,这是每个从事书法创作的人最关心的问题。从坐标圆点出发,纵向应该显示书艺“史”的因素,也就是继承前人成果的多少,作品究竟在哪个时代品格上,继承越多越古,成就越大,位置越居上;横向应该显示书艺“今”的因素,也就是笔墨技巧、时代精神、社会地位、社会影响等等,这些方面做得越成功,位置越靠前,“史”与“今”的交会处就是自己在座标中所处的位置。用这个标准来衡量高庆春,无疑,他站在了一定的高度。    高庆春的书法可以用四个字概括其特色,就是古、厚、放、特。

  “古”主要表现在取法的高古。高庆春的书法对金文、石鼓文、楚简、木牍、帛书、汉隶等等皆有取法,特别是对楚文字郭店楚简等青睐有加,下力最多,用功最勤,在篆刻用字上也基本走楚系书风一路。他的主要表现形式和展示给世人的作品都是饶有古风的。他提供参展和示人的作品多是内蕴篆籀气的楚系文字书法,虽然不够纯粹,但他的主要取向是清晰的,他尽量把视角触角伸向古典,向上求索。他的篆刻从印文到印面的整体把握也是古意盎然。他的行草书线条可以说也是以篆籀气为内核的,外在表现形式是以章草为主。从这一点说,他的取法是古的,从历史传承的角度看它把目光盯在了汉代以上。同时他又能作到古而不朽,古而不奥。总能在古法之中加入自己的理解,体现出自己的审美趋向,体现时代精神。

   “厚”主要表现在用笔的含蓄沉着和老辣拙朴。他的书法篆刻假楚文字之形,含大篆、汉隶之质,柔中带刚,静中有动。起笔藏锋的惯性用笔和粗壮圆厚的线条,精气内敛,蕴藉含和,既收得拢,又放得开。在他的作品中难以找到轻佻的线条,难以找到信笔的放浪,无论书法还是篆刻,不教一笔轻过,不教一刀溜滑,显示出高庆春严谨的治学精神和从艺品质。正如他的为人,儒雅淡定,不事张扬, 而又学养渊薮,志存高远。

   “放”主要表现在溯古抒己,轻松放达。他的书法做到结字开张疏阔,悠游铺排;点画野逸粗犷,放达纵肆;用墨浓淡无计,一任自然;章法循旧开新,随机应变。写篆者多工稳有加,古来就有“摹篆”之说,当代书人描、画、作尤甚,缺乏写意性,缺乏抒情性。有些人写草篆,又张扬过度,点画狼藉,难以辨识,带有欺世蒙人味道。高庆春在二者的夹缝中找到了自我,立定了根基。汲古修绠,推陈出新,稳中求变,静中求放。在挥毫与奏石间,凭借扎实的功力和多方面的修养,如郢人运斤,如庖丁解牛,完成着一件件书作、一方方印稿,让人在轻松中解析古典的高寡,欣赏古典的内美。

  “特”主要表现在抱一为式,特立独行。他的书法取法特别,执着守一地坚持写楚文字一路的东西,并能掺入金文,强调书写性,把行草书笔意有意地融入其中,他的篆刻用字也是写味十足,金石味浓厚,是以己书入己印的典范性作者。当今很多人的作品,集古字,抄袭他人等等,遮上名字,不知是谁写的,和这些人相比,高庆春是明智的,是高明的,是有艺术原则的,他的独特的表现符号得到了书界的认可。他的书法篆刻特而有品,特而不怪,即使遮上款识依然能认出是高庆春的作品,这便是个性的魅力。个性是艺术生命力的集中表现,正如俗语说“十个优点不如一个特点”,高庆春在这一点上无疑是成功者。

   在“史”的因素中他占了一个“古”字,在“今”的因素中,“厚”、放”、“特”即是笔墨技巧和时代精神的展现,他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影响从他目前的工作环境、条件(一步步从基层党政机关走上了书协专职干部岗位,又走上了全国书协机关,爱好和事业达到了完美统一)和在全国各类展赛上取得的业绩、刚届不惑之年便拥有的一大堆专业职务头衔,走上了书法界的高层便是明证,这是许多人渴望而不可及的,这些足以证明他的实力、他的潜力、他的影响力和优势。基于以上这些因素,所以我认为高庆春在书法的坐标系上占到了较好位置,另外,他正富壮年,又定力十足,前途不可限量。。。。。。

2012年艺术历程

1月

3日论文《放斋放言6则》并书法作品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第一期二版。

“王荐楹联书法作品选”(含简介、照片)专版发表于《中国楹联家》创刊号并发作品彩页一版。

13日到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和澳门厅参加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新春联欢会和笔会。

2月

8日《草书斗方创作手记》并书法作品《自作诗——为武威造像》发表于《书法报》第五期10版。

七律《述怀》发表于《中华诗词》杂志第二期“七彩人生”栏目。

《序言——诗文自娱写人生》发表于中国书画出版社出版《在云端——常鸿诗文集》。

《放斋诗稿(四首)》附作品一幅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第八期二版。

28日,论文《溯古求精,标新立异——铁岭三位书法作者入选十届国展给我们的启示》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第九期一版和《铁岭日报》文艺版。

被吸纳为辽海未名诗社社员,社长王向峰。

3月

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中国书画艺委会主编的大型期刊《文化》(2012年第一期)杂志,6个版面中英文介绍王荐书法艺术,辽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书画中心主任程义伟撰文《王荐书法艺术的价值取向》予以推介。

5日七律《秋日游铁岭莲花湖》、《答花豹冲诗人王珂先生》两首发表于《中华诗词》第三期“七彩人生”栏目。

12日书法论文《诗名千载,字震九州——谈魏燮均书法》(一万字)参加首届中国·铁岭魏燮均学术研讨会。

4月

3日《放斋放言》15则并小楷《刘松云题魏燮均九梅诗集七律四首》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第14期二版。

11日书法论文《笔势豪纵,沉着痛快——廖彭行楷对联赏析》并书法作品《廖彭行楷对联》发表于《书法报》第五期10版。

12日书法论文《诗名千载,字震九州——刍议魏燮均书法艺术》(1万余字)参加中共铁岭市委、市政府主办的首届中国·铁岭魏燮均学术研讨会。

本人被评为《典藏月刊》“2012年度风云榜”之最具活力书法家 (60人)。

王荐作为辽宁六位书法家之一在《神州诗书画报》社主办的《成功书画家》(2012/3-4月号珍藏版“辽宁书法”)专题介绍。

作品三件参加盘锦兰亭书画会主办的“文之龙”全国实力派书画家提名展,并被收入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作品集。

5月

25日《神州诗书画报》“收藏在线”二版介绍王荐书法艺术。

28日铁岭古玩城为我与王岩、张儒、邓云凉、方立文、于一丁、郭竹轩、刘长龙举办“龙山八友书画小品展”,先在铁岭古玩城展出, 5月18日移至铁岭文联美术馆展出,《青少年书法报》第21期发专版予以介绍,刊登个人照片、简介、作品一件和创作心得。

30日《书法报》第21期第16、17版专题介绍,并获“兰亭诸子”年度海选人物提名。

古体诗48首被收入辽宁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未名诗集》。

6月

19日论文《以武世泽,诗书传家——略述李成梁家族书法艺术成就》(之一)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第25期第二版,开始连载。

24日,受市政府委托,为台湾政要连战、吴伯雄、江丙坤、郁慕明书写四尺整张书法作品各一件。27日,在台湾吴野松市长向连战主席馈赠作品《连横寄夫人沈璈(字少云)诗》时,连先生盛赞“王荐书法写得好,有特点”。

26日,论文《以武世泽,诗书传家——略述李成梁家族书法艺术成就》(之二)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第26期第二版。

    30日,到北京参加中国文联书画交流中心主办的“庆祝香港回归15周年全国书画名家笔会”。

7月

3日,论文《以武世泽,诗书传家——略述李成梁家族书法艺术成就》(之三)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第27期第二版。

10日,论文《以武世泽,诗书传家——略述李成梁家族书法艺术成就》(之四)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第28期第二版。

15日,在铁岭古玩城放斋工作室为东北城大酒店贵宾接待室创作巨幅书法作品(6×2.45m)《毛泽东<</SPAN>沁园春·雪>》。

29日,论文《以武世泽,诗书传家——略述李成梁家族书法艺术成就》(之五)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第29期第二版。副主编葛世权以笔名“诗荃”发表精短小品文《放斋子推》评介王荐人品才艺。

8月

8日赴沈阳参加辽海未名诗社雅集。

8日《书画名家报》刊发《王荐书法艺术》专刊,四开八版发表书法、诗歌及书论。

被辽宁省诗词学会任命为副会长。

被辽宁省楹联学会任命为理事、书法委员会主任。

9月

  论文《天然清福诗书乐,邈兮高风云水闲——许太乙先生的书法情结》发表于中国诗书画出版社出版的《许太乙书法集》。

   10月

   18日论文《天然清福诗书乐,邈兮高风云水闲——许太乙先生的书法情结》发表于《辽宁老年报》总2650期第八版。

   论文并手迹《古道热肠,乃能自强》发表于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陈乃强书法篆刻》一书。

   23日论文《古道热肠,乃能自强》发表于《辽宁老年报》总第2651期第9版。

   11月

20日论文《天然清福诗书乐,邈兮高风云水闲——许太乙先生的书法情结》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第47期(总1357期)第二版。

统稿编辑的《铁岭新城八景诗词集锦》一书由辽海出版社出版发行。

12月

2日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评选在浙江绍兴评选结束,草书对联《逍遥寂寥》入选。

11—14日参与策划、筹备、组织、承办辽宁省第二十八届书法临帖班、辽宁省首届青年书法展暨第二届篆隶楷书法展在我市铁能公司文化中心隆重开幕。

28日被批准为辽宁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