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荷彩韵 (书法学习)

红荷婷立百媚生,清香淡雅自从容。柔情尽现迷人眼,彩韵绽放笑碧空!

 
 
 

日志

 
 
关于我

我从远方走来 带着泥土的芳香 伴着红烛的事业 追求着初恋的梦想 让天地作证 让日月考量 二十年的诲海泛舟 践行着人生的理想

网易考拉推荐

书法学习三段论  

2017-04-25 22:55:03|  分类: 【书学之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法学习三段论 
 
    学习任何一门技艺都有其阶段性,书法亦然。我赞成把书法学习分为三个阶段,即:入门、提高、创作。之所以分成三个阶段,是因为三个阶段各有特征,各有要点,各有侧重。

  处于第一阶段的人对书法的了解很少甚至等于零,因此在这个阶段一般先要掌握书法的基础知识,培养对书法的兴趣爱好。处于第二阶段的人对书法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兴趣也培养起来了,但技能和审美还不够成熟,因此在这个阶段应着重训练书法技能,培养自己的书法审美观。处于第三阶段的人技能和审美趋于成熟,这个阶段的重点应该是脱颖而出,创作出具有个人风格的作品来。

  那么,学书者在这三个阶段应分别下哪些工夫呢?清人《书道秘诀》有言:“凡欲学书之人,工夫分作三段,初要专一,次要广大,三要脱化,每段三五年火候方足。”

    具体来说,初学者(首段)先选古代大家,以一人作为宗主专攻。找对门庭(字帖)后,需一心一意,朝夕沉浸其中,务必使笔笔相似,使人一望便知你是学某书家,纵使有人劝说、讥谤,都不能稍有动摇。有时一笔一画数十日不能写准确,这时好像面前有墙壁挡住去路,无法再走。别人到此种地步往往会退缩而灰心,而我此时却心更坚,志更猛,练习更勤奋,久而久之,以前写不相似的笔画就会减少。此后才做中段工夫,取汉晋唐宋明清数十大家,逐字临摹数十日,对各家外形规范铭记心中,同时常常回顾初学书家,将各家长处默记并归其源处(原是某家还属某家),不为所诱惑,工夫到此时约五、六年。末段则无其他方法,只是守定一家,以为宗主,同时经常学习其他各家,做到无古、无今、无人、无我的地步,一直写到非常娴熟的程度,此时方会豁然开朗,层层深入,洞察古人精奥,笔下自然会迸出天机,变化挥洒,回想初学时宗主不受束缚又不脱离的境界,方可自成一家,到此又需五、六年。

  那么,每个阶段学习的重点或重心又是什么呢?唐代大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孙过庭在其《书谱》中说过:“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古往今来的书法实践证明,这确是一条真理,是常说的“先走进去再走出来”,由生到熟再到生的过程,是一切书法爱好者达到成功境地的必经之路。  

  第一阶段是非常重要的打基础阶段。“分布”主要是指字的结构安排,包括用笔的全部法则,即按照一定的方法正确写出每一个笔画来。“平正”从结字上说,是端正、平稳、均衡的意思;在笔法上,则应是严格遵从规矩法度,绝不随心所欲、胡涂乱抹。“但求”即只能有此追求,莫有过高要求。

  第二阶段的要求,是在基本掌握结字方法、用笔法度之后,充分发挥个人的创作才华,在不失法度的前提下大胆追求变化,力争达到惊险异常、令人叫绝的地步,探索自己的艺术语言。正是在这个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阶段,书家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才使书法艺术百卉争妍永葆青春。

  第三阶段是“复归平正”阶段。同是“平正”二字,这里与第一阶段的意思却大不相同。它是在已能“险绝”基础上的“平正”,是通会之际的“人书俱老”,是艺术内涵的丰富,是充分个性化的返朴归真。这是一个发乎自然、“随心所欲不逾矩”的理想境界。  

  孙过庭的“三段论”对于今天我们学习书法具有极强的指导意义:初学者切忌好高骛远,法度全无却自称“独创一体”,一定要一丝不苟地下功夫临帖,夯实基础。基本功已经很好的人切勿夜郎自大孤芳自赏,若要进取必须力求变化,“务追险绝”;而求变者又要随时注意法度与审美的法则,严防狂怪而“走火入魔”,这时更需要正确理论的支持和多种养分的滋润,力求通会而达自然天成。  

    把书法学习分成三个阶段,并不是要割裂书法学习过程的连贯性和各阶段之间的相互渗透性,只是为了便于探讨书法不同阶段的学习重点和规律,让书法学习做到循序渐进,消除书法学习过程的浮躁心理,使书法学习在经常保持浓厚兴趣的同时带有足够的理性指导,这对学书者的成长是十分有益的。

                                         

                                         

                                          (本文为原创原作者:许凯)

                             作品来源:http://shshufa.blog.sohu.com/110931597.html



书家访谈  唐云来:学习书法的“三段论”
若说苏轼、黄山谷还坚守着文人书风,那么相比之下,米芾像一个脱缰的艺术家,他更像是宋代文坛的一个“结论”。试问“格物”和“浪漫”在文坛肆意激情地相汇后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应该就是米芾吧。唐云来自称是欣赏米芾的,但若走近他便会发现,他早已把这癫人的“痴”劲儿都带进自己的生活里,又怎是仅仅停留在“欣赏”这一层那么简单。
米芾醉心奇石,竟更换衣帽、持笏跪拜,让人惊叹。唐云来钟爱翰墨,于是他便和古帖今作同室而居。走进他家门的一刻,便换了感官:从起居室起,“接天通地”的书法作品一一陈列,直击人心。唐云来正陪伴着这些纵肆线条、斑斓墨迹生活着。他是给它们安了个家,自己和家人则静静地留在这里一边生活,一边守护。

唐云来,字浚泉,1944年生,天津汉沽人。当代著名书法家。自幼秉承父教,喜诗文书画。其书法初学颜真卿,继涉汉魏碑版墓志,后以米蒂书翰为宗。作品追求率意纵横、平淡天真的风格,并喜自作诗文,每有诗兴,或口拈,或笔拟,格律工稳,意切情真。天津市书法家协会原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协刻字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法培训中心教授,并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天津市楹联学会名誉会长、天津市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天津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天津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书案上的“严谨”和“温情”
在唐云来给自己留出的画室书房里,一整面墙上大大小小排布着不少字帖、作品,而唐云来最珍爱的,却是一幅小小的斗方。他甚至没有装裱它,仿佛是不愿意改变它最初的样子。
斗方上写着“句联石鼎、墨写羊裙”几个大字。“这是我的老师王学仲先生为我题写的,是他对我的期待和教诲。”看着这简单的几个字,唐云来不自觉地流露出几分笑意,想必他每一次把目光落于此处,心头都会涌上几分温暖吧。
韩愈在《石鼎联句诗》的序言里,讲述了文人三两而聚、随即兴起以石鼎为题吟诗联句的过程,场景舒缓雅致,更透过对校书郎侯喜的描述教会人治学问万不可狂妄自大。而“羊裙”则是指王献之的外甥羊欣所穿的衣裙。王献之在羊欣的新白丝裙上作书,羊欣视为珍宝,学习揣摩,书法大进。后人则以此典故泛指文人之间相互雅赏爱慕。王学仲作为唐云来的老师,欣赏爱护之意溢于言表,情之所至便有了这样的勉励。而唐云来则把它奉为信条,不仅在自己生活的每个角落里都灌满自古文人都崇尚的娴雅书卷气,更是在治学上恪守严谨之规。
“习书过程,一段要专一,二段要广大,三段要脱化。”在书法研究里,唐云来有自己长久秉持的“三段论”。“每个学书的人,基本上都要经过这三个阶段。最初学书必须认准一家,把它吃透,通过专一的学习,彻底明白什么是书法,熟练把控笔墨与宣纸之间的默契。有了牢靠的基础才能扩大范围,为了丰富‘一家所学’而进行实践探索。最后再放开,脱化的时候就是所谓的‘无今无古、无人无我’的境界,此时谁的作品都可以上手学习了。这其中,最重要的要数第一阶段,这阶段就好比盖房子打地基,只有地基足够扎实才能考虑房子的结构、装修风格等等其他因素。”
关于什么才是书法,孙过庭曾给出非常明白确切的定义:“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芒。”哪怕是一点一画,笔尖细微之处都须在运动中体现丰富的变化,只有讲究法度规范,才是书法创作,不然只是写字而已,算不上书法。看似最基础的理论,唐云来却把它当作头等要紧的事来做。“如今我开始专心攻写隶书,又重回专一的阶段。只要临帖必是《西狭颂》,其他任何都不足以扰乱我的视听。将来,我还会根据时间扩大隶书的风味,但现阶段,我绝不贪多。”唐云来的“专临一帖”似乎和孙过庭的“点画规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看似简单却也极难求精。而唐云来正在为之付出的,正是把这些最简单的事,精益求精地雕琢完美。
“诗赋小道,壮夫不为。况复溺思豪厘,沦精翰墨者也!”虽然,自古就有人质疑写诗作赋、修炼书法的必要性,但唐云来还是坚持相信书法承载着汉字,自有“功定礼乐,妙拟神仙”的大功用。“津城一水,万派朝宗。流光溢彩,百里欣荣……”一篇规矩严明的骈文,道尽了海河沿岸盎然意趣;“……当年烽火连沧溟,近日人间多侣俦”一首潇洒从容的律诗,讲明了天津港的前世今生。“诗词创作是我一贯的爱好,20年间,我已经创作了500余篇诗文,创作上,我比较严谨,喜欢遵循格律音韵,所以大多是格律诗。”在诗词创作上,唐云来有自己的喜好与坚持,更是勤勤恳恳地以己之力向这个繁华世界贡献着书法的力量。
工作里的“战场”和“服务”
因为热爱,所以珍惜。能在自己钟爱的领域里耕耘几十年,唐云来把工作中的苦乐都当成督促自己成长的养分。“工作年头长了,背负的职责也越来越多,想要不断学习进步就要自己挤时间。自古文人也大多把本职工作放在首位。就连书法大家颜真卿,在安禄山叛乱之时一样要以战场为先,这是在其位的职责,绝不可推诿。”说起“上战场”,唐云来还真真切切地有这么一段跟“战场”有关的经历。
“我第一次走出国门,就是公派出国工作。1994年,我随中国文联代表团参加以色列耶路撒冷国际民间艺术博览会。那时候还没有外国人到中国来搞展览,我们则是带着任务去展示中国面貌。”以色列常年处于战乱状态,唐云来出访期间也不例外。“那里的人面对战乱的态度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了,警戒线一边战火纷飞,另一边则秩序井然。博览会开幕时,耶路撒冷的市长携摄影记者出席,没有警卫前拥后簇,平平淡淡地握了手,有人甚至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谁。”走进战乱国,唐云来的目光并没有被战争蒙蔽,而是仍以一个艺术家的视角聚焦此地“不同凡响”的生活:没有岗哨守卫的耶路撒冷市政府,市民可以随意进出甚至抗议;政治天才拉宾总理竟乘坐公交车上下班。一切见闻都给了唐云来更开阔的眼界和思维,世界之广大甚至可以瞬间颠覆曾经一成不变的观念,反观书法艺术,这一条延续千年的文化命脉又岂能轻易就掌握其真谛?所以直至今日,唐云来仍坚信,即便自己在书法领域兢兢业业几十年,也不过得冰山之一角,需要学习的还很多。
在工作中,唐云来不仅开视野、拓心胸,更越来越体会到付出和服务他人所带来的幸福感。“很多人不明白,我们书协到底是干什么的。在我看来就三件事儿——服务、协调、联络。服务当然主要针对会员,会员办展览我们要助力,扶持着他们一点点走向成熟,帮他们寻求社会认可。协调则体现在大规模或者政府指导下的展览。会员众多,各个流派都有践行者,我们需要让会员们在同一场展览里百花齐放,让每一种风格都得到展示的机会。而联络就更好理解了,一场展览的呈现,需要各方领导和作者们的通力协作,我们则负责把这张网织起来。”唐云来乐于见到协会里的一个个青年书家逐渐成熟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更为协会成员能通力完成国家级大展感到欣慰。每一点成就他都情愿亲历亲为。
如今,传统文化复兴的暖风更是让书协的活动越发顺利,市场认可度也以客观的姿态展示了书法文化氛围的兴盛。然而,唐云来却认为自己的工作和市场是完全不搭界的。“市场并不是通过我们的工作孕育出来的。有时,市场上也会发出声音,邀请我们有偿地组织笔会,我们通常都会婉转地回答这不是我们的工作。而我们要做的工作,比如2015年的‘鲜于璜碑’全国书法名家学书提名展,政府投资,我们‘花钱’,怎么才能把钱花在刀刃上也是很需要下工夫的。这次展览不仅联动了全国各地书协,更丰富了天津美术馆馆藏。”在唐云来眼中,工作岗位上每一次跟“钱”打交道都是以服务为宗旨的。“善行无辙迹”,善意的付出并非交易,是不斤斤计较、不图回报的。但往往也正因如此,所感受到的快乐也是无边的。  
“在工作岗位上不敢旁骛,如今要退休了,打算好好补补课。”唐云来描述自己现在的生活:“我经常在睡觉之前在脑海里背诵古诗文,哪里卡壳了还要起身到书房翻出来看一看。”或许多年以后,他依然这样生活,安安稳稳、满足充实。
对话唐云来
问:当下,无论政策方针还是金融市场都处在“变动期”,在这样的环境下你怎么看待书画收藏市场的走势?
唐云来:真正好的书法作品是不惧怕风浪的,因为它不仅是收藏家的需要,从历史角度看更是社会的需要。我们当代的很多书法家是需要市场来扶持生活的,自然会投入精力经营,市场也会因为有意识的经营显得生机勃勃。即便是古代,那些书法家们不需要以此营生的时代,好的作品仍会自然而然地创造出市场。比如郑板桥,他是有官职在身的,因为向他求取作品的人太多了,他便自己发出了一个告示,标出斗方、条幅、对联等等作品的对应价格,形成一个收费标准。再比如王羲之喜欢鹅,想要收藏他作品的人,都要拿鹅来换取,这也是交易。好的作品何时都不乏市场。
建国前,像张大千这样的名家也都在办展览出售作品,那时候艺术作品的价格不是老百姓承担得起的,都是在文人和收藏家之间流动,即便市场范围狭小,但也不会湮灭了它的价值。如今盛世,艺术市场如此活跃,对于不怕火炼的“真金”来说,更是好时机。
 问:如今的拍卖场里,价格令人咋舌的艺术作品层出不穷。关于市场经营和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你是如何看待的?
唐云来:市场是自带“膨化效益”的。艺术家创作出的作品到收藏者手里往往经过了一层一层的炒作,这之间不知道翻了多少倍。其实这并不完全是艺术家的问题,中间的市场经营者起到很大的作用。
而在艺术创作上,最初我踏入这个领域的时候,书画还完全没有体现像如今这样的价值,投身于此的很多人也都是出于爱好。随着市场的逐渐繁荣,我们的作品也跟着水涨船高,我倒是觉得沾了市场的光。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到,艺术作品不能被市场左右,我们也在遵循教导,作品不能有铜臭气。此外,能以己之力助力慈善还是很容易让人感到欣慰的。 














嘛叫天津人的“道儿”一话说书法家唐云来

    嘛叫天津人的“道儿”
    一话说书法家唐云来
    天津人称“道儿”,是指“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所学到或悟到的“道行”,有了“道行”的人,还必须在自己所从事的领域中为人规规矩矩、办事有板有眼,才叫“入道”、“上道儿”。如评价某个人学艺不,能耐不大,便会说“这个人的‘玩意儿’缺道行”。有“道行”的人,如做事“走界”,便会说这个人“不地道或没在道儿上”。道儿,是一个人的本事和境界的综合体现,也是对一个人的艺术及人品、修养、道德的全面评价。我认为,在今日津门书坛,任天津书法家协会主席的唐云来先生,就是一位:玩意儿’地道,为人做事在道儿上,同时也是一个得遒多助的书法艺术大家。
    他的为艺之道
    在道儿上的艺术家,首先要看他在艺术上有什么独到之处。由于工作关系,我不但能经常欣赏他的作品,而且,我还喜欢看他挥毫泼墨的状态,因为这种身临其境所感受到的激情,可以把人带入一种境界。悟其书法神韵,味其情趣,每每都给人心灵以撞击。
    唐云来谈起为艺之道,常以学书“三段论”示人。即明末一位书家说的“一段要专一,二段要广大,三段要脱化”。他少时苦学颜体打下了厚实而专一的基本功。后亦涉如欧、柳等唐楷大家,中年时尤其钟爱米芾诸帖,兼及晋人行草、明末王铎、傅山、北碑、墓志等法书,临池不辍,努力悟其神髓。在津门书坛,其独占鳌头的特点可以用两个字概括——米风。曾记得,米南宫自称自己是“刷”字,明里自谦,而实则点到其精要之处。观云来书法的运笔、章法、气韵也颇具“米”风。挥笔迅疾亏劈健.孓兴尽势尽力。观其通篇,具有绵延万里之势,点画结构间,放佛有望楼蝶、巨龙起伏之态。重墨处若块垒沉雄,淡墨飞自如薄纱轻烟;章法别具匠心又自然疏朗,竖不拘行,横不守列,似抒情的交响曲,节奏韵律间充满激情及诗情画意。王学仲先生称其“学米学得最好,既得米书之风神,也有个人出帖的独到的体味”。从云来的行草书法中,也可看到其深具颜鲁公和唐宋元明各家的笔法,并吸收了某些碑刻墓志的优长,形成了颜底魏面、丰筋而藏骨之势。按照“三段论”的提法,他正在履行“二段要广大,即广泛涉猎的阶段。然后,他在此两个阶段的基础上,朝夕沉酣,无古天今、无人无我、写个不休、厚积薄发,追求所谓“三段要脱化”的超级阶段:他说,这个阶段是绝无止境的,应该成为自己一生的目标。但必须达到全面的艺术修养.达到“悟门大启”才能实现这种境界。    
    现在,唐云来书法巨制,陈挂于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南海、中央玉泉山11号楼休息室,他题写的匾额楹联携刻于蓟北雄关、盘山索道、六和塔等名胜之地,全国各地几十处碑林和200余种出版物都留有他的墨迹,记载了他由“专一”到“广大”,后追求“脱化”的为艺之道。
    除书法之外,他尤其擅长填词赋诗,他在全国发表、展出的书作中大部分是自撰自书,每到一地必以诗词记之,现存诗稿已达数百首之多。2010年元月,(书法导报》给他设了《大家)专版,将他写的《庚寅十二月令歌行》了很大的影响。诗词家赵金光撰文称云来的诗“一个突出的感觉就是自然 清新”,“无雕章琢句,诗味十足”,他也写新诗,在抗击“非典”时,他写的《父亲的遗像》曾发表在《今晚报》和《中国艺术报》上,并被天津电视台改编为配乐诗朗诵,使广大观众热泪盈眶。他也写散文,在新中国成立六十年之际,由海天出版社编辑出版的《共和国城市礼赞》特邀云来写了《天津巡礼》发表,生动地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天津的巨大变化和历史底蕴。他为各种书屉、出版物写的序言、跋语更不计其数。可见唐云来走的是一个复合型的为艺之道。    
    他的为学之道   

    书法是紧紧连着文化的艺术门类,特别是与中华文化紧密相连。这就要求我们的书法家,在践行为艺之道的同时,必须做学问。不然,他就成为一个写字的机器。云来的与众不同之点就是他坚信这一规则,并在努力实践着它。我们可以看一看他在这方面的突出表现。首先是“知不足”。就是坚信孔夫子说的“学然后知不”。云来自幼生长在一个贫苦的小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曾是一位身弱多病的私塾老师。他自幼受到了天然的文化熏陶。  自然不满足于在小学校里学的那些知识,而试探着跟父亲学这问那。谁知,池却是一点即透,而且过目成诵。父子俩于是就在茅屋革舍的土炕上.对对子、念唐诗、习古文。从《朱子治家格言》、《三宇经》、《弟子规》等儒家启蒙读物学起,乃至《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古文观止》等经典读物的研读。在三年困难时期,父亲因病去世,为支撑家庭土计,他辍学务工。但“知不足”的云来,忍着劳累和饥饿,务工之余,仍然学习,背诵着父亲留给他的那些典籍,并且潜心从事着书画的钻研与创作,20世纪70年代初,他在担任汉沽区域建局办公室副主任期间,虽然文案工作繁冗,仍挤出有限的时间,奔走于津、汉之间,来参加天津第二工人文化宫举办的工人业余美术研习班。当时就受到了王学仲、孙其峰、孙克纲、杜滋龄、郑庆恒等书画大家的指点,暂时满足了他追求书画艺术学习的渴望。
    70年代末,天津广播函授大学(后为天津广播电视大学)招生,他又抓住了系统学习中国语言文学的一次机遇:当时.云来是上有老,下有小,工作还是繁冗的办公室的文秘工作,居然坚持了三年的业余时间,取得大学的文凭,获得了天津广播电视大学优秀学员和天津自学成才典型人物的称号。90年代初,他已调入天津书协工作并担任书协秘书长,这是一个非常占时间、耗精力的工作。即使这样他还是自费到北京大学书法研究班进修了半年,在那里又聆听了全国著名的北大教授们的教诲,对与书法有关的哲学、美学、文字学及诗歌文赋有了系统而深入的了解。他的“求知欲”又一次得到了满足。、他,就是这样走着自己的求知之道。所学到的诗文,也酝酿着他的诗作。云来已是近67岁的年龄,但是他的腹中至少有数百首诗词、上百篇古文能够记诵。他背诵起像《论语》、《大学》、《中庸)等名章名句,他背诵起某些先秦散文,背诵起《桃花源记》、《归去来辞》、《滕王阁序)、<岳阳楼记)乃至佛家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等名篇,真是口若悬河。众所周知的,他还能大段大段地背诵毛泽东语录和影视台词,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娱乐节目。
    再次是“学以致用”。云来所学的知识.所记诵的诗文,所以比较牢固,是因为他学以致用。大家也知道,云来出席书法笔会是从来不带《书家必携》、《书家挥毫指南》之类的工具书的,写几十幅字不查书也不带重复的,写出来都是他背诵的诗文。
    一次他为朋友选写书法创作的内容,从书店买来的由浙江某出版社出版的《古代诗词选),仅翻了几十页,云来就查出错讹达百余处,使这个正式出版物的前几十页成了一沓校样。他郑重地告诉这位朋友,这样的书是出版界的悲袁,照着写出书法来,是书法界的悲衰。这样的书内容“不可靠,千万别用,不然,你的作品将会贻误后人,遗憾百世的”。
    2010年,一位书协会员准备出版一本自己的书法集。找到云来审视他的稿样。云来认真地审阅了稿件,给这位会员指出了错误达20处。云来不但能发现他所熟知的诗文内容的错误,同时也能对不熟悉的文句指出问题。如这位会员书写了一首孟浩然的诗,其中有两句:“屡迷青嶂合,时爱绿梦闲。”他并不熟悉此诗,但他发现“梦”在这里肯定是错用。因为“梦”宇是仄声字,而这里应该用平声,他坚信这位著名诗人是不会犯这个低级错误的。结果一查(全唐诗),“梦”字是“萝”字之误,“萝”是平声,应为“时爱绿萝闲”。这样的事例,云来在多年审阅书协出版的各种作品集中,不胜枚举。再说一例,可以看到云来“学以致用”的严谨性。2010年4月,南开区委、政府领导请文联有关同志出席庆贺百名公仆艺术京为玉树地震灾区募捐活动成功而举办的答谢宴会。酒酣之际,我让云来为南开区委书记刘长顺同志撰写一副嵌名联。云来以他娴熟的对联功力,脱。而出“长风破浪行千里,顺水行舟力万钧”。博得在场人员的热烈聿声。又在掌声的簇拥下,云来走向画集挥毫要为长顺同志写下这副对联,稍一迟疑,云来发现,上下联都有一个“行”字,这是作联的大。  自己怍了声明,将下联的“顺水行舟”改成了“顺水放舟”,又获得了一阵赞许:云来说,这应该是很寻常的事,也是做学问的“道儿”。
    他的为人之道
    2008年9月5日,唐云来在天津市书法家钵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天津书协主席后的即席发言,讲了三句话,一是感谢;二是服务;三是学习。在“感谢”的话语中,他表达了对党组织对先辈对朋友的感恩之情。他引用了,《朱子治家格言)中一句难忘的话.就是“施惠无念,受恩莫忘”,这是他常用来规范自己思想和行动的话:在“服务”的表述中,他引用了“曾子三省吾身”的话,强调了自己的责任感、使命感.将“为人谋而不忠于”作为对自己的鞭策,表达自己要全心全意为会员服务,为繁荣发展天津书法艺术甘作奉献的承诺。关于“学习”一句的内涵,上文已经叙述,不再重复。正是这三句话,折射出云来的为人之道。几十年来.他在工作岗位上,在艺术的道路上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激情源于生活和责任,但仅此还不能使一名艺术家获得成功。我认为,还要追溯求源,这个源.就是德艺双馨;云来深知“德成而上,艺成而下”的至理,所以,他在事业与名利面前,甘于奉献:  自1997年始,他具体组织指挥了四届中国(天津)书法艺术节和三居中华民间艺术精品博览会,共七次大型文化艺术会展活动。当他的某些同仁在捞得不薄的“真金白银”时,他却每每为了各项活动而以书作换友情,游说亍企业商界之间,推掉了多少“赚钱”的笔会,捐赠了多少书法作品,每年都难记其数。这仅仅是损失些许“薄银”吗?不!在市场经济的潜规则中,书法收藏家都是“买贵不买贱”、“买少不买多”,因为终究“识货”的内行较少;有些善于经营自己者,便把自己的价位“炒作”得很高,然后,再“以友情为重”打折出售,购买者认为给
足了面子还千思万谢。甚或有些会经营者还宣称每月只卖一幅,于是购买者趋之若鹜,以能据有稀少、昂贵的作品而自豪。难道这些市场经济运作的门道儿,云来是不明就里吗?绝对不是!他有着自己的思维模式,也不认为自己吃亏,为了工作和方方面面的关系,人家需要写什么内容、多大规格他都有求必应、尽善尽美地去完成。而且不仅仅是天津市文联、书协所举办的活动,在诸多社会公益事业中,如书法下乡、“大地行”采风、深入工厂、慰问部队、救灾、扶贫、助残,甚至为患病的书法家进行义卖筹款等等,他都是组织策划者和带头奉献者。他认为自己的身价不是仅仅以金钱来衡量的,能在天津书坛带出一支为书法事业不计名利,甘于奉献、活跃在各项大活动中的响当当的志愿者队伍,才是自身价值的完美体现。其中,有书协的副主席顾志新、李泽润、况瑞峰、张建会、李锋,秘书长冉繁英、副秘书长邵佩英,以及顾问孙宝发、王全聚,名誉理事赵伯光、陈传武、赵士英、陈启智,理事刘彦明等人,个个都是为人师表的奉献者,这就是天津书坛及他本人引以为做之事。
    他担任中国书协刻字委员会副主任,并在中国现代刻字艺术发展上尽职尽责、煞费苦功。他多次参与组织了中日、中韩国际邀请展和国内大展,促成了“汉沽刻字”群体在全国的地位和影响。
    2010年,为了使天津刻字在全国展上取得更好的成绩,他自己出资两万元,捐助书协刻字委员会的活动。并撰写了《我们面临着挑战》一文,激励广大刻字作者。
    前几年,组织上曾作了一个决定,不能总让甘于奉献者吃亏,要为唐云来出一本书法作品集,搞一个像样儿的书法个人展览,可至今他都仍未接受。他从事书法专业五十余年了,还从未搞过个展,他在书协领导岗位的二十多年里,每年都要亲自为别人策划、组织、主持无数个展览。还有作序,题跋之类的烦请,他都从不懈怠,都是认真审读考证,评价公允,言之有据,坚拒偏颇、溢美过誉之辞,力主为后学者提供可资借鉴的门径。在仕途,有一种59岁观柬,可他却在这一年与兄弟单位合作成功地创办了旨在培养书坛新人的书法大专班、大本班,令全国书坛刮目。前数年,天津市文联的保健医生几次正言厉色地向文联党组“告状”,因为根据例行体检的结果,云来患有严重的心脏疾患,几次“勒令”其住院末果。天津总医院心内科的专家也劝其住院或手术治疗,可他却认为自己年龄大了,还有许多事需要再拼一下,所以至今仍然毫不懈怠地拼搏在奉献的岗位上。但我也有一丝欣慰:人的境界也能改变不公平的命运,只要是有心人,也可以在吃亏、奉献中获得成功。
    因为境界,使他开阔了眼界,在任务繁重的书法节和博览会中,使他每年可阅览数以万计的书林才俊之作。耳闻目染.学宗多家,辨雅俗,识进退,足酝酿,阔眼界, 艺术家的责任,可以迸发时代激情;激情,也鼓荡着我们呐喊一个真理:只有从崎岖荆莽中开拓过新路的艺术家,才是真正的得道主人!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