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荷彩韵 (书法学习)

红荷婷立百媚生,清香淡雅自从容。柔情尽现迷人眼,彩韵绽放笑碧空!

 
 
 

日志

 
 
关于我

我从远方走来 带着泥土的芳香 伴着红烛的事业 追求着初恋的梦想 让天地作证 让日月考量 二十年的诲海泛舟 践行着人生的理想

网易考拉推荐

墨 色 筋 润 美  

2017-04-24 15:38:04|  分类: 【书学之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墨 色 筋 润 美


就书法中的笔法、墨法和章法三大要素而言,墨法当次之,也为一般书家所忽视。周志高先生曾说;“一个次等的国画家,在用墨技巧上远比一个高等的书法家强得多《口述归纳》。”这话是很有道理的。从笔者多年的绘画实践中也深有体会。笔者曾花了很大气力试图将绘画之用墨技法运用到书法创作中,但最后还是被“浓墨重彩”的广意之词所取代。但我们在进行书法审美理念讨论时不得不对书画中之用墨作些探讨,它是书法审美的重要组成并直接影响着书法美感的实际效果。
严格意义上讲,书法中的黑、白二色代表了世间一切颜色,而书法艺术本身正好是这世间二色的综合体现,更体现了中华传统的道家哲学思想。阴与阳,白天与黑夜,有和无,日与月等等,都在说明一个相辅相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辨证关系。只有黑、白二色的对比鲜明,才能体现书法之神采。绘画为了给作品提神,有时也必选焦墨施之,否则就平淡无神。画眼睛如果不适当在眼球周边施以浓墨与高光进行对比,使其构成极大反差,则会老态隆钟、混浊无神。书法中也是如此,如果没有适量的浓淡进行过度,就会灰暗无神,平淡无奇。
一张洁白的纸,其实什么也没有,一旦施以适当的笔黑就什么都有了。古人谓之“计白守黑”:计白是天然空间,我们没有能力去作任何改变,但守黑却是我们的主动权,书法创作就是掌握了握黑之决定权。书法艺术之美也全在于自己握黑权力上的最充分利用并挥画出自己认为最美的东西来。
书法美感的创造是作者的心智劳动,一幅作品的成功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喜悦,而一幅作品成功的历程是在无数的反复中实现的。尤其大字创作,事先反复比划,精心构思,决不可能是一挥而就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或摄影镜头面前,尽管也能发挥潜在能力,但仔细想来,总会有些令自己不太满意的地方。而在书斋斗室细心斟酌,反复权衡直到自己满意为止,这样的作品才真正做到了“先悦己后示人”。
用墨过湿,干后灰平,用墨过浓则满纸骨头,全无可食之肉。这就像《三国演义》中杨修评鸡肋“食之无肉,弃之可惜”。只有润燥相益,浓淡间施才能过度有差,骨肉相益又血脉相通。这种生动活泼,气韵全盛的美感,全是来至墨色的运用。
在古人眼里,用墨是很重视的,有“宿墨不可用”的说法。所谓“宿黑”即隔夜之墨,因沉淀干涸而滞留呆板,故而要添水重研方可使用。即使我们今日之墨汁,也不可用宿墨施之。宿墨不仅滞呆,而且干涸的晶体状也不能很快溶解,在书画作品上就会留下墨沙块粒而使作品呆板无神,夏日炎天则更是如此。可见书画之用墨不可小觑。
记得十多年前一位长者曾送我一幅鹰,打开一看,除了笔墨呆板无力之外,一股嗅气可是熏得头晕。夫人一见连忙命我丢掉,可又难免老者一片好心,只得缄封书厨。谁知一年多再启此作,却依然嗅气喧天,只好弃之。你说这作品还有什么价值?
在书画装裱中,装裱师首先将你的作品喷湿上桢。如果用墨太差,马上就会鼻涕眼泪倾盆而下,这作品还有用吗?由此可见,用墨不好,作品全废而落得前功尽弃的惨痛教训是屡见不鲜的。大家名流们的用墨当然不会有这种现象,原因就在于他们熟知墨性且用墨讲究。但作为一般书画爱好者必须考虑它的严肃性。用墨若次就更无美感可言,珍藏可嘉了。
相传唐墨的妙处就在于着纸沉稳不蚀,据说,唐墨画在丝绸绢质绣品上,水洗不脱,手搓不退,可见其附着力多强。当然,今日已不能见到了。最多只能有明墨的仿唐品,其价格也类似黄金。
这里向大家推荐的是《中华墨汁》和《一得阁》两种,尤其以《一得阁》为优。笔者曾为单位写一简单告示,贴在露天近两年时间,风吹雨淋,其字迹依然如漆似鲜,既不流失又不退色,可见其如漆似胶的良好用料迎得了书画家的信赖。当然,在中国只要有优的东西,就会有假冒伪劣,当以真货为准。用时可适当加点水,根据自己需要而为之。
中国书画史上有墨分五色《焦、浓、重、轻、淡》之说。其实,在实际运用中远不至五色,只不过是一种高度概括而已。书法中的润、燥、浓、淡也说明墨色的运用很有感染力。并运用人体自身的美感特征来形容书法之美。古人在分析书法的用笔时提出了骨、肉、筋的概念,又以血脉来加以强化。元代的陈绎曾在《翰林要诀》中说过:“字生于墨,墨生于水,水者之血也。”宋代的姜夔在《续书谱》中说;“凡作楷欲干,然不可太燥,行草燥润相杂,以润取妍,以燥取险。”王羲之的老师卫夫人在《笔阵图》中说:“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蔡邕在《九势》中说;“下笔用力,肌肤之丽。》王羲之在《用笔赋》中说:“藏筋抱骨,含文包质。”等等。这些历代书家所言,无不与用墨有着直接关系。卫夫人还说:“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结合我们以上分析的审美理念来看,中国书法之审美观念,无不透露出一个苗条匀称,婀娜多姿而又婷婷欲立的少女形象和有血有肉的鲜活肌体。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对人体美所表现出深沉含蓄的根本原因。我们虽然没有见到中国历史上全裸的人体艺术,但我们却从西安出土的秦代兵马俑中看到了正比人体的内在气质和人物实体的奇特造型。前面我们说过;“人体美,是世间最美的一部分。”人体的曲线起伏之美,鲜活能动之美,智能创造之美,不仅只为书法绘画所利用,而且贯穿着整个文化艺术领域。我们的文化艺术也无不接合人体本身所具有的美学特征来概括世间的物美形象。文学作品和舞台艺术都要加上这点必备的“味精”,否则就没有观众和读者。而书法艺术本身也无不强调类似于人体的美学原则。肥则如猪是不美的,瘦则尽骨也是不美的,只有不肥不瘦,相得益彰才是最美的。这在《兰亭叙》中体现的最为深刻。
所谓“力透纸背”,并不是刻意用力来得以实现的,它是墨色浓淡湿度的相益程度才得以实现的。在生宣的棉料和净皮上作书,墨淡则跑,墨焦则浮,只有适度才能渗过纸的厚度,不仅可以达到混厚而边毛的艺术美,还可以看到回锋复笔的如铁之质。很多书家在审视一件作品时,总习惯于翻过正面去看反面,或提起迎光一照,其目的无非是看有没有厚重感。这就是用墨在书画作品中所体现的实际效果。
无论是作书还是绘画,在动笔之前都应该将砚池洗净淘清,然后倒上新墨。新墨入砚的流动感定会让人感到了它的活力。将毛笔在清水中润透,然后在砚池中适当调匀,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活墨。活墨出笔端,不仅书写时得心应手,而且艺术效果更是奇妙生焉。
作大字创作时笔根为水,笔肚为润,笔尖为浓,起笔处浓润厚重,行笔中润燥浅出,收笔中干淡沙撒,停笔处回旋帚意。这种墨法运用得当,自有气韵,又见骨肉,其精神自然风骨犹存,气度非凡。
前人学书习画,为讨先生喜欢,常将墨汁细研一池以奉之,以博先生一悦。今日则省事多了,端砚,徽墨也不过是人们竞相收藏的艺术品罢了。古人用纸不过麻料盈尺,今之用纸动则数尺,大则丈余。洁白细腻,水纹微出,稳墨停气,自是妙从纸来,韵从纸生,荡气回肠,别有洞天。
另一方面,在古人的很多行书作品中,由于书法不使用标点符号的原故,书法家就在用墨上大做文章。蕉一次墨写一句诗,正好每个诗句中出现浓淡燥润的自然分节,读来顺口,又给人一个自然分段,满天星晨的和谐适度之艺术效果,增加了书法作品的感染力。
工具材料的进化,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自由翱翔的天地,信息的快捷也为我们打开了一个自由的平台。
近年来也有不少书法家在用墨上进行大胆尝试,有些作品也确有独到之处。不管怎么说,用墨是书画艺术中十分重要的内容。至于发展方向如何我们不敢妄下结论,有总比无好。否则,我们的文化艺术就成了单一而非多元的艺术形式,又哪来百花齐放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