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荷彩韵 (书法学习)

红荷婷立百媚生,清香淡雅自从容。柔情尽现迷人眼,彩韵绽放笑碧空!

 
 
 

日志

 
 
关于我

我从远方走来 带着泥土的芳香 伴着红烛的事业 追求着初恋的梦想 让天地作证 让日月考量 二十年的诲海泛舟 践行着人生的理想

网易考拉推荐

洪厚甜《北师大高研班授课稿》(下)  

2017-01-02 23:21:52|  分类: 【书学之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的书法见人不见字,我们一看苏东坡的《黄州寒食诗帖》,颜真卿的《祭侄稿》,王羲之的《兰亭序》,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好东西直接就看见人的状态,所以说一句话看高低,就是人的状态还是书写的状态,这个你要反反复复的追问。我们从虞世南的笔墨就看到了鲜活的虞世南,看见欧阳询的笔墨就是鲜活的欧阳询。那么唐代楷书怎么回到北魏去呢?有个重要的通道必须要学习一一隋代。实际上我在书画频道讲的就是按照这个顺序讲的,一开始是从褚遂良开始,接下来讲了颜真卿,然后讲的虞世南和欧阳询,你们去看我那几十讲就是这个顺序,就是给广大业余作者提供了一个学习楷书的便捷的学术渠道。那么写了他们再写什么?《龙藏寺碑》。《龙藏寺碑》都知道是孕育了唐楷的一个重要的东西,对唐楷的影响非常巨大,它里面包含了很多北魏的技术内容,由它而过渡会非常自然。隋代还有一个高手一一智永。智永的是墨迹本,《智永真草千字文》,这个是必修的,也是“二王”技术体系的忠实的一个样板。还有一个就是隋代的《董美人墓志》,它也是奠定了我们对墓志的格局的技术感受,让我们有一个把唐代的结构空间关系进行改变的前提,免得你去在跟北魏的书风技术进行接轨的时候很难过渡进去。下面我再给大家说一说北魏楷书的学习的思路。
       北魏楷书的学习有四大体系,第一,墓志;第二,造像;第三,碑版;第四,摩崖。墓志是埋在地下的,墓志这一块绝对是北魏时期书法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板块,说它是一个基础核心板块一点都不为过,因为它数量最多,造像的数量完全没法跟墓志的数量相比,关键是北魏墓志还在不断的出土,现在全国对这个有统计有记载的跟没有统计没有记载的是大几千上万块,死一个人就有一方墓志,尤其是有一定家庭背景和条件,每死必有墓志。所以我们还有大量的散落在民间。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墓志的拓片千万不要挂在家里,更不能挂在寝室里面。正因为墓志是埋在地下的,所以说我们这一代人才幸运能看到,因为在民国时代修铁路,挖北邙山,北魏那一批皇室的墓志全都给挖出来了。这一批东西是古人没有看过的,张钫为什么有了千唐志斋,这段史实我不用在这讲。墓志这一块的风格,关键是它字的大小,墓志大的字像《元怀墓志》这些都是三公分左右的格子,所以字写上去就算是大的了,一般都是在两公分、一公分半左右,随便拿出来都是一碑一品,北碑的确非常精彩。
       第二,造像。我说的这个顺序就是学习顺序,你有了唐楷的精巧、精致、精准的技术,到了北魏去写墓志,正好,它们都是以技术精度高著称,正好你写墓志这一块一下就对接。然后再写造像,造像是民间的你要搞清楚,民间的它就不会那么严谨,更加随性、率性、有意趣,而且造像通常在三公分左右,就是墓志里面最大的正是造像里面最小的,正好又是个接轨,你把字从小的笔画空间里面长大,由小楷到中楷,所以说这一下又是拓展,从严谨走向了粗疏,从精巧走向了厚重,从典雅走向了古朴,这样艺术上会得到很大的拓展。
       造像写了再写碑版,大家要记住,碑版这一块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古代的以至于唐代的这些书法家他取法一般不会去写墓志,墓志埋在地下他没看见过,他也不会去写造像,因为造像对他们来说,从北魏到唐代才大几十年一百年左右,时间也不长,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民间的刻石,根本不会去领会它,也不会去取法它。他们的主要取法对象就是碑版,立在庙堂之上的这些东西。有一个故事是欧阳询走在路上突然看见一个碑,觉得好就待了三天看它,立在路边上的都是碑,所以他们学习的主要取法对象都是碑。对碑版研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板块,而且碑是庙堂之物。碑版是可以认真学习的,阳间之物,你家里面挂了没有问题。
        然后是摩崖,摩崖是自由奔放,但是面积很大,一般的屋子都挂不下来,这一块是格局、气势、精神上的奔放,也就是说只有通过对摩崖的学习,才能够释放出北魏书法的核心的能量。没有研究过摩崖的人,不要给我说你懂北碑。哪怕你的小楷里面都能见到摩崖的气势,你才是真正的高手。很多人写字,一写就死,一写就呆,一写就僵,你写什么小楷呢?你不用写小楷,你弄懂了这一块,钟繇的看一看就行了, 现在一写钟繇就写《宣示表》,那几个帖早就不是钟繇了,已经是钟繇的汤的汤的汤,钟繇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完全跟钟繇不是一回事了。你只要把北魏这一块搞懂,钟繇就在里面了,钟繇就是那个时期的,钟繇就是孕育那个时期文化的核心,我们要这样来学楷书。很多人说洪老师你真傻呀,还在去楷书上花那么大的功夫,唐楷已经把楷书做绝了,历代的碑版写得过他们吗?我说,没有志向的人看着希望是失望,有志向的人看着失望是希望,你们想一想,有哪一个书体有今天这样一个机会,我刚才说了楷书从唐代以后就是这个社会上最流行、最通俗的一种书体,没有哪一个书法家不写楷书啊。以前的科举,有没有用行草书去写科举卷子的?馆阁体把你规定的很死,每一个人都必须懂楷法,每一个人都必须认认真真去写楷书,要不然你这辈子跟当官无缘,从小就是学楷书,但是你要知道唐以后以楷书的成就走进中国书法史的只有一个人而已一一赵孟頫,把楷书作为中国书法史上的一家的唐以后只有赵孟頫。宋代肯定是没有,张即之站不住,我们现在还有张即之那个楷书,把褚遂良越变越丑,他是吗?米芾只有一个《向太后挽词》是小楷,也是用的褚遂良的方法。苏东坡就算牛的了,但肯定不是以楷书见长而进入中国书法史的,他的《罗池庙》和《表忠观碑》都站不住,尽管我们很尊重他,但他的大楷是站不起来的,但是苏东坡有一个好东西叫《祭黄几道文》,这个东西的原件在上海博物馆,这些东西历代都把它作为行书,我们是把它作为楷书来进行研究的,但是它不足以说明苏东坡是楷书史上的一家。我们再看元代,元代有赵孟頫,其他谁都不行,再说明代,明代就几个写小楷的,祝允明祝枝山也是以写草书见长,他的小楷写得很好,文征明、王宠都是写小楷,他们也不是在楷书上有多高的成就,明代有个大书法家,姜宸英,在孔庙写了一个大碑,但是站不住,馆阁体。然后我们再说清代,邓石如那个肯定不行,赵之谦的肯定也不行,只有一个何绍基,何绍基的大楷太像颜真卿了,他的中楷,就是三公分左右的,他写《道因法师碑》和《张玄墓志》这种北魏的东西特别好,但是数量太少,何绍基肯定不是清代楷书走进历史的人,清代基本上就没有。隶书这些我们张口就有,伊秉绶啊这些,行草也有几家,篆书也有,就是楷书没有,就剩下一个何绍基境界高一点,水平高一点。民国只有一个于右任,于右任也不是以楷书走进去,他是写草书,但是他写了一大批楷书作品。建国以来现在能够走得进历史的有没有?所以说你们才有希望,谁做起来谁就是大师,一个应用最广的书体的艺术成就是最低的,你想它的难度有多大?
        可想而知,谁不想写好楷书?第一,馆阁体从小就把他们的灵性给泯灭了。第二,不写篆隶书。唐以后的书家,只有到清代才开始重视篆隶,那些书家都是不写篆隶书的,你看王铎写的那个隶书吓死你,那么牛的书法家写隶书写成那样,他们没有条件来研究这些东西,青铜器埋在地下还没有挖出来,大量的碑刻还埋在底下,汉碑很多都是明代才出土,明代人不学啊,不知道怎么学,还没有找到打开它的钥匙,甲骨文跟它没关系,甲骨文是清代末年才发现,所以你懂中国书法史你才会知道。我们现在有什么条件来做呢?有什么理由呢?有人说洪老师你研究楷书,有什么理由我们比前人更牛?我们要知道北魏的局限在哪里,我们要知道唐代人的局限在哪里,你们知道吗?北魏不知道有唐代,北魏之后上千年的人类智慧跟它没关系,对它的发展没有起意义。就是它对后代有意义,后代对它没有影响。唐代又不知道一个完整的北魏,大量的东西埋在地下,而且唐代人是师傅带徒弟,唐代没有对北魏进行过科学的梳理,不会像我们今天这样知道《张猛龙碑》,还知道什么墓志之类的,我们现在的学术对北魏进行了彻底的梳理,这些在唐代都没有,他们都是跟师傅学,学习的资料非常有限,你说龙门二十品,褚遂良写了一个《伊阙佛龛碑》,是奉皇帝的命令来写的,他会去学那些龙门刻的那些民间造像吗?你说《始平公造像记》那么牛,他看都可能不会去看。王羲之的都学不过来,虞世南死了之后没人跟唐太宗聊书法,直接把褚遂良叫过来聊,然后唐太宗把所有的王羲之的作品让他一样一样的看,所以褚遂良是肯定看过《兰亭序》真迹的,“兰亭茧纸入昭陵”,就是唐太宗死了之后《兰亭序》才不在的,也就是说唐太宗还在的时候,他身边这些研究书法的人都看过,褚遂良肯定是看过真迹的,所以这种大师他们都向经典学习,对民间的不会在意。历史就是这样,不需要你考证,道理就是这样的,所以说他们的局限很大,他们的那种局限成就了他们,但是要完成在他们之外的新的东西,如果再去用他们的视野和眼光肯定是不行的。我们现在就有了这个资料,知道一个完整的唐代,一个梳理了学术渊源的唐代书法,我们也知道一个完整的北魏,一个梳理了学术渊源的北魏,我们还看到了北魏和唐代以后上千年的楷书发展的低谷,所以我们这一代人才能够理直气壮的认真进行学术研究,充满信心的来在楷书这个领域里面做出自己的创造。
       以下是问答环节
       学员A
       洪老师您好,我是写唐楷颜真卿的《多宝塔》,写了十年,但是好多人说我已经走了死胡同了,让我转写魏碑,请您指点一下。
       我不知道你的《多宝塔》写成什么样子,既然这个问题提出来我就顺便说两句,我也是从写《多宝塔》开始的,我没有写你那么长时间我只写了五年。写多长时间不可怕,但是确实有点浪费时间,如果我现在教学生再写五年我就太失职了,完全没必要,现在如果再去教书法的话,第一个不要教《多宝塔》,《多宝塔》是颜真卿前期的一个作品,技术上还不成熟,格局也不大,写的比较僵,就是字的张力、线的技术含量都不是特别高,你容易写板、写死,所以没有把它写死才是高。但是你学了十年之后如果学颜真卿写到这个样子,千万不要去写北魏,那都是害你的,是外行在指导,如果你要想从颜真卿里面跳出来只有一个渠道,我刚才已经说了,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要找他的老师是谁,一般你要从颜真卿里面跳出来只有学褚遂良一条路。褚遂良有一个非常好的东西就是我待会儿要跟你们说的,《大字阴符经》,是一个技术性非常强的,它可以迅速的让你忘掉以前的那种东西。
       洪老师
       学员B
       我想请教洪老师,楷书的执笔和篆隶的执笔有哪些不同?
       一样的执笔方法,关键是你的楷书执笔正不正确。正确的执笔方法是:指实、掌虚、腕平、臂开。
洪老师
学员C
请问洪老师,我比较喜欢王铎,王铎师承的是谁?
王铎是写颜真卿的,王铎不以楷书见长。
洪老师
学员D
洪老师,颜真卿最后一个帖是《告身帖》,我之前没学过楷书,我是从《告身帖》学起呢还是?
先学褚遂良,你要学楷书这块,必须写褚遂良,也就是说立正稍息要一步一步的来。你要想长肌肉你就要做哑铃,这不是你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做的。褚遂良的技术是培养你那个能力,你要上楼你就要走楼梯,就这么简单的道理。
洪老师
学员E
想听一下洪老师对学柳公权的看法。
柳公权不要学,看都不要看。柳公权为什么不能学,他没有血脉自然的流通,他是像搭积木一样的每个点画机械的组合,所以历史上没有一个学柳公权最后成大家的,柳公权是不能学的。
洪老师
学员F
我自学了几年赵孟頫的楷书,我昨天第一次写了《大字阴符经》,其实从我自己个人的审美上是很讨厌它的,但是刚才听您说“练肌肉”的我觉得又有兴趣了,我之前走的那些路也不完全是弯路吧?
你走到这儿来了还是弯路吗(笑)?你丢掉赵孟頫,直接学习褚遂良就OK了。
洪老师
学员G
您讲的主题是楷书的临摹与创作,我对创作这一块特别感兴趣,因为您临写了《大字阴符经》,它的变化多端,用笔非常灵动,我们如何通过《大字阴符经》去创作?请洪老师简单说一下。
我回答你这个问题前给大家再说一句,第一,临帖就是学创作。大家一定要记住,没有哪一个不是因为学创作而去临帖的,我跟你说今天买菜两毛钱一斤,你去买两斤,你就知道做加法怎么做,做乘法怎么做,你明天自己去买鸡蛋的时候就知道怎么去算账。我们所有的学习都是为了创作去学习,只不过你一开始独立性没那么强,你对它掌控没掌控好。每天让你学倒车就是为了让你学开车,谁只学倒车不开车?所以那些自称我们教的是从临帖到创作的转换,那都胡说,我们本来就是在学创作。第二,有些是要使巧劲,不要使蛮劲,《大字阴符经》技术太细腻了,每个字太有姿态了,就不能拿来创作,就是一个学技术的手段,如果你去用《大字阴符经》创作,你统筹不好,它每个字都有姿态,你要让它统一很难,所以没有一个写《大字阴符经》风格的把楷书创作好的。那么怎么弄呢?褚遂良的《雁塔圣教序》完全是跟《大字阴符经》一个技术体系的,你写了《大字阴符经》去写《雁塔圣教序》,然后用《雁塔圣教序》的这种感觉去创作就OK了,又整齐又有品味,整个感觉就很好。你要在这儿拿到钱,在那儿去买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